交換學生心得感言

電機工程學系 廖家絨 海德堡大學

交換心得
電機系 廖家絨  德國海德堡大學

l          準備階段:

    語文:去德國之前我學了兩年德文,考過德文檢定ZD之後就鬆懈了一陣子,用比較閒散地步調複習德文。語言這方面當然事前在台灣準備越充分,到了當地所受的衝擊就越少,但另一方面來說,語言只是個溝通的工具,但如果有正向開放的心態,其實不需要太擔心德文不夠好的問題,畢竟微笑是世界共通的語言,而德國人的英文也都不錯。

    採買物品:德國文具很貴,可以的話盡量能帶多一點筆,立可帶,筆記本之類的東西;另外隱形眼鏡藥水和生理食鹽水在德國也比較貴。飲食類的東西就隨個人喜好;當初我只帶了泡麵還另外叫我媽媽寄了乾燥香菇和小包調味料,不過我也有遇過整瓶醬油、麻油、沙拉油都搬過來的。

 

l          交換期間:

心理調適:

    因為去交換學生之前我沒有去過歐洲,初抵達的幾個月每天心裡都掙扎,逼迫自己出去社交,面對世界,在不斷勉強自己接受新生活中自我調適。歐洲有著跟台灣完 全不一樣的環境,語言、飲食、文化都有很大的差異,再加上我去德國之前在蘇格蘭待了一個月。在說了一個月的英文之後,差點忘掉所有學過的德文,腦中只有英 文。之後飛往柏林,但因為柏林人外表冷漠,另一方面也因為德文能力的問題覺得處處受限,所以在柏林的兩個星期,我常常鬱鬱寡歡。而當我抵達海德堡時,心裡 已經開始抗拒這個新國度,而開始把自己封閉起來。

    德國人通常屬於慢熱的類型,不會很快跟別人變成好朋友,但經過時間相處,當他們真的認可你這個朋友之後,就會對你掏心掏肺。另外,外國的趴踢文化是我們台 灣沒有的,他們喜歡聚在一起聊天喝點酒跳舞,這是他們交新朋友的方式和場合;但對我來說,這和在台灣的交友模式和生活型態非常不同。有的時候我在想,如果 想要交到新朋友,酒量也得要好一點才行耶!

 

釐清交換動機:

    我出國前並沒有預設自己在這一年必須達成怎樣的目標,單純抱著以度過自己的gap year的心態出發。而在這一年的交換生涯中心情和狀況一直起起落落,但每當我遭遇困難時,我就會開始回想當初為什麼想要去德國? 是為了增進學業上的知識,交到不同文化的朋友,學習德文,又或者是想要開拓視野。第一個學期我遭遇的重大的語言衝擊,開始對德文失去興趣所以修了很多英語 授課的課程,當時覺得很沮喪,因為畢竟在德國有非常好的德語學習環境,所以很希望能夠趁這一年的機會好好加強德文;但硬逼自己做不開心的事情並不會讓情況 改善,所以在後來想通之後也發覺上英語授課的課程才有機會跟真正的德國人接觸,(因為德文課上都是國際學生)我也因為上了一門英國文學的課有過跟德國人同組的機會。在下學期時覺得必須要突破心防,開始加強自己的德文,也因為上學期的鬆懈上讓下學期更有動力。

l          回國之後:

    對我而言,我在交換期間得到的都是無法用具體衡量的經驗和收穫。回到台灣之後覺得這一年在歐洲轉呀轉,旅行、念書、交朋友,在繞了一圈之後似乎又回到原 點,我的德文也沒有比德文系的學生強;因為我的電機背景所以我在德國修習的學分並不會幫助我畢業;國際觀似乎增加了一些,可是與外國朋友交往也還沒有到應 對自如的地步;酒量和體重增加了,有了一些新體驗,但這些似乎是無法寫在履歷上又或許對人生沒有確切幫助的事蹟;發現了自己在人際關係上的盲點,卻也還沒 找到解決的方向;我和我的其中一個德國室友處得很差,在回台灣前一天都還在冷戰……乍看之下,這一年沒有讓我脫胎換骨,變成一個更好又更清楚自己方向的人,反而在回到台灣之後變得失落與茫然。

    但我覺得這一年很值得!它讓我知道生命不是一條直線,可能是一個圓,波浪形,不規則形,而能夠有機會嘗試不同的生活模式,或者停下來四處張望後再出發,是另一種生命累積,無關好壞。